2014年11月15日深夜 卢某被押解回国


公安机关接到报案称被翡翠国际投资公司诈骗了资金


犯罪嫌疑人卢某审讯中交代 公司注册在英属的岛屿上

“猎狐2014”威武:57个国家布下天罗地网 抓获329名境外逃犯!

【目前随着我国公安机关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的“猎狐2014”专项行动的深入开展,已经从美国、加拿大、西班牙、阿根廷、韩国、泰国、香港、台湾、南非、尼日利亚等57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329名。除了抓捕之外,劝返在逃境外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自首,同样也是专项行动的主要部分。】

今天我们关注一起网络传销的案件。之所以关注它,不仅是因为这起案件涉案金额巨大,而且案件的主犯非常特别。从2008年起,主犯卢某长期在境外策划和组织非法网络传销活动,并持两国护照,在多个国家流窜作案。今年7月,卢某被列入追捕的名单。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11月15日卢某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落网。

非法网络传销头目巴布亚新几内亚落网

2014年11月15日深夜,广州白云机场的入境口,数名湖北省孝感市经侦大队的民警们严阵以待,等待一神秘嫌疑犯的出现。凌晨4点,在三名国际警察和公安部干警的押解下,一名戴手铐的中年微胖、戴眼镜的男子低头走出机场,这位男子戴金丝眼镜,形象斯文,神态淡定。随后他又被押解到武汉,并连夜送到孝感市第一看守所。他的抓捕归案让孝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的民警们着实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经侦大队追捕数次、变换各种身份在境外逃窜数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卢某。

巴布亚新几内亚助理总警司唐纳德:我们接到美国的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不久在巴新的口岸发现了杰克卢,他准备在巴新办理去美国的签证。我们把这个情况通告了中国大使馆,证实了他正是中国被通缉的嫌疑犯。于是我们扣留了他,并把他送回国。

在押解卢某时,巴布亚新几内亚警方与我国警方充分合作。

湖北省孝感市经侦大队大队长范巍巍:抓捕回来应该是非常激动的,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激动。这起案件,应该是国际警务间合作的一个成功典范,非常成功的一个案例。当地警方对我们的要求,对我们的抓捕嫌疑人很重视。

那么,卢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要跑到一个南太平洋国家躲藏起来呢?2013年1月份,公安机关在各地接到一些群众的举报,称被网上的一家名为翡翠国际投资公司诈骗了数额不等的资金,经过初查,公安部门发现这是一起典型的资本运作型的网络传销犯罪案件。

范巍巍:这个传销案件幕后的主犯隐藏的非常深。

那么,这到底是一起怎样的传销案么?3月22日孝感市公安局组织联合专班,开展立案侦查。经过三个多月顺藤摸瓜的侦查,办案民警发现这起网络传销案并不寻常。仅涉案金额就高达数亿!

范巍巍:通过我们慢慢的侦查,一个是追查它的人员网络。一个是追查它的资金流向,通过这两个方式,慢慢的查到幕后的主犯,是卢某。

那么,这个被警方列为主犯的嫌疑人卢某是谁呢?他又在哪里呢?经过警方细致调查,卢某的犯罪脉络清晰可见。卢某,2008年曾因传销在黑龙江被警方打击处理。但是卢某并没有悔过自新,相反继续从事传销经营活动。随后,警方还发现,卢某此时早已不知去向。

确实证实了那个主要犯罪嫌疑人卢某他在境外,没有抓捕条件。

在警方看来,这个网络传销案和以往的传销案有很大的不同,不仅是犯罪嫌疑人有,而且还有前科。而最大的问题是,卢某逃往国外之后,将过去的传销方式升级,通过电子邮件遥控指挥国内的一些骨干成员进行非法活动,并在境外注册了一家公司,进行更具欺骗性的网络非法传销活动,在四年当中他不敢再回国,这给案件的侦查抓捕工作增添了相当大的难度。

警官:你先把你的JALD公司,就是翡翠国际的注册情况,什么时间在哪里注册的,跟我们讲一下。

卢某:2004年注册,在维京群岛。

警官:维京群岛是哪里的?

卢某:它属于英属的维京群岛,就是我们一般上市公司注册的话,都采用维京群岛或者一些英属的群岛、美属的群岛来去注册的。

据卢某交代,根据互联网的技术,他变换了传销的方式,人在一个地方,而服务器却在另一个国家。这种人机分离最重要的秘密就是,逃避追逃。

警官:那服务器在哪里?就是在运行这个公司的时候。

卢某:在美国。

警官:服务器在美国。

那么,当人机分离后,卢某是怎样在网上开展传销的呢?

卢某:这一部分,这部分的业务主要是包括风控这一块,就是他们在中国境内自由发展的,因为这个项目我没有参与太多,在中国没有召开集会、发布会、公布都没有。

警官:就是说境内没有召开。

卢某:没有。

警官:那你在哪里召开了?

卢某:香港、台湾、泰国,还有马来西亚,基本上都有。

警官:你们聚会的目的是什么?

卢某:聚会的目的,就是会议上个路演,上市公司上市之前的路演,还有这个股权的交易,还有一些新闻发布会什么的。

负责侦破工作的警官范巍巍告诉记者,卢某的传销非常具有诱惑力,他首先将自己的公司伪装成境外的大公司遮人耳目,其次,即使有群众产生怀疑,也是无处可查。

范巍巍:对大陆投资的一些投资的股民来说,它们肯定更有诱惑性,因为毕竟说它在境外,具有诱惑性,第二个对于一些投资者和一些职能部门来查它,也是比较难的查。

据警方透露,卢某经常在国外组织骨干分子和高层会员聚会和活动,给他们返利,发奖品,利用他们在国内宣传发展会员,不断向他们传授传销的技巧。

范巍巍:第一个他可以逃避国内职能部门的监管,第二个,对于属地的投资者来说,可以免费出境旅游好像觉得也是一个待遇,更具有诱惑性、欺骗性,第三个在集会活动上当场兑现一些奢侈品,一些宝马车、劳力士手表,然后让这些骨干,或者这些高级会员回来以后在境内做宣传,让更多,诱骗更多的人上当。

据警方介绍,卢某在境外组织的网络非法传销活动手段不断升级,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和诱惑性,许多中国国内的中小投资者纷纷上当受骗。这家境外注册的公司从2012年起在中国大陆发展传销活动,遍及全国多个省份,骗取的金额总计高达数亿元。那么这种“升级版”的传销到底是怎样的?

海外投资项目是陷阱 “会员平台系统”吸金五亿元

警方透露,网络非法传销在传销手段和形式上都有所升级,首先他们在境外注册一家公司,放到网上,表面上打着国际投资的旗号,然后以投资海外项目、购买原始股等明目吸引投资者。如果愿意加入他的公司,就成为这家公司的一个会员。成为会员之后,就可以登陆公司的会员平台,会员的等级分为七个级别,缴纳一千、两千、五千、十万、五十万、一百万,成为不同等级的会员以后,就可以推荐其他的人来加入,上线的会员就可以在下线投资人的投资金额当中提取相当比例的奖金,会员拉的“人头”越多,赢取的奖金就越高,会员等级也会升级。而对于在金字塔尖、向卢某这样的高级经理来说,这样网络传销的成本极低,“空手套白狼”,短时期内就能够获利巨大。

范巍巍:投资者进去以后,你推荐会员达到一定级别以后,少数人确实能获得丰富的报酬,现金的报酬。

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尽管卢某的传销方式升级变招,但是,传销的本质并没有变。在这个金字塔型的架构中,受损失的永远是大多数百姓。

范巍巍:就是传销网络的金字塔尖的一些人,获利的比较多。目前最大的应该是天津的有一个受害人,他投资了一百多万元,几乎血本无归了。比如广州的那一批受害群众,我们去见过的,全部是一些退休的,一些教师,或者单位的工人,都是一些老年人,他们的养老金放在家里,想通过他们赚一点钱。

据警方介绍,由于卢某长期从事传销非法经营,所以非常狡猾,他以其他人的名字开设了300多个银行账号,不停地变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躲避追逃。

范巍巍:这些银行账户,一部分是外国人的,一部分是中国姓名的,但是这些所有的账户当中没有卢某管理层人员任何人的名字,他这样就为了逃避打击。这些人跟卢某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他根本谈不上认识,所以你要从账户上来最终追捕到嫌疑人卢某,那是相当的不容易的,所以这也体现了卢某的狡猾之处。

2013年,孝感市经侦大队一举查获冻结了卢某40多个银行账户,但这仅仅是涉案银行账号中的极小的一部分。

范巍巍:实际上他在整个资金,这5个亿的资金流转当中,涉及到三百多个账户。这些账户的密码的使用权,都在卢某的本人手上,这个资金他是要牢牢控制住的。

那么,卢某在网络传销中到底会弄到多少钱呢?

范巍巍:他通过网络这个形式,通过传销这种形式从网上后台数据里面反映出来的金额达到是5.3亿人民币。他这个收款的5.3个亿人民币主要的用途去向,绝大部分用于返奖,高额返奖,他如果不返奖的话,他不会诱骗更多的人来加入他的传销组织。

记者:除了高额返奖之外,这些资金去向还有哪些?

范巍巍:还有是一些报酬,再就是,包括他们雇请的一些马仔人员的工资,其他的应该都被金字塔顶,或者主要的犯罪嫌疑人卢某都被他所得了。

调查时记者了解到,事实上,卢某的网络传销在赚钱上与传统的传销方式没什么两样。他用后进入传销组织人的钱,当成工资、佣金、报酬发给上线,让这个圈子运作起来,而他自己,实际是这个金字塔式的传销集团的操纵者。而对于这一切,卢某却有着自己的一套解释,他辩解到,他的这种经营模式目的是帮助中小投资人进行财富投资。而对于开设上百个银行账户的问题,他把这些和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经济犯罪嫌疑人卢某:全部的转到我这里,他是先转到国内的一些就是这些合伙人吧,他们的上面,然后再周转的,他们就扣下了,然后剩余的10%,才取到公司,公司这面就拿出这些钱来去选一些上市公司,选一些即将要上市的公司去投。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这个资金不是打在你个人的账户。

卢某:不是打在我个人的账户,是打到他们的账户上去。

记者:这么多的银行卡的账户是怎么开办的呢?

卢某:这个具体的我就不涉足了,都是下面人做的。

据警方透露,追捕卢某时,他们曾经专门去了马来西亚与卢某见面,让他打消顾虑,回国投案自首,但是卢某始终不听劝。在警方与他谈话之后,卢某突然消失了。

范巍巍:他很直接地跟我们说,他怕坐牢。他在国外生活优越,很怕回国坐牢。

尽管劝返没有成功,办案人员还是在这次与嫌犯的接触中,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

范巍巍:当时我们去吉隆坡之后,通过很多的途径,包括跟他聊天过程中,包括从他的一些物品,让我们无形的在他的交谈当中,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他取得了瓦努阿图的国籍。

为了躲避追逃,卢某不停地变换着藏身之地,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英国、澳大利亚、印尼、菲律宾许多国家,为了躲避追捕,他的行踪飘忽不定。今年7月,我国公安机关向国际刑警组织正式发出“红色通缉令”,全面追捕在逃嫌疑人!“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最著名的一种国际通报。要求无论哪个成员国接到“红色通缉令”,都应立即布置本国警力予以查证;如发现被通缉人员的下落,就迅速组织逮捕行动,将其缉拿归案。

本文来源:央视